党员心得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党建园地 >> 党员心得
《兰花花》交流心得——马雷
日期:2017-11-10 发布人:

  传统的舞台表演,依赖于一定的时空才能进行,也因此受到很大的制约,网络时代打破了这一瓶颈,观演之间的交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剧场——有剧场的独特效果,网络——有网络的丰富多彩,两者并驾齐驱,共同构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演绎风景线。

  今天,我们走进网络的世界,开设“东方艺沙龙”,这里没有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大家济济一堂,可以就我们共同喜爱的内容,更深入,更广泛的展开立体的交流,一起进去东方的艺术世界,通过这座桥梁,贴近东方的艺术,了解东方的艺术,这里不仅有歌有舞有乐,还涉及广泛的艺术门类,因为艺术是相同的,艺术的世界是没有界限的,让我们人人走进沙龙的那一刻起,一起欣赏,一起品味,一起分享艺术带给我们的感悟与喜怒哀乐。

  舞台是浓缩的社会,社会是放大的舞台,人生就是一出精彩的大戏。每个人都是自己这部戏的道具师。道具既客观的表现人们的社会属性,又忠实地传达人们]的内心世界。道具出现在我们生活的每一幕每一场,大大小小,方方面面。你愿或不愿,它就在那,镶嵌在每个人的戏剧人生里。这就是我提出的“广义的道具”的概念,因为这种广泛,深刻的关系。所以在文艺作品中,对道具精到的描写,巧妙地运用,可以使人物丰满,作品增色。斯坦尼说服装隆重推出演员,其实,道具在一部作品的人物表现与刻画上,同样发挥着独特而重要的作用。让我们试着从道具的角度,走进兰花花乃这部作品,走进人物心里,去认识黄土高原上那美丽的少女兰花花和深爱她的杨五娃去感受那绵绵爱情中的沉郁与激扬。兰花花是周围乡里出名的“好女子”,与青年杨五娃相恋。地主周老财在社火大会上发现了美丽的花花,一心想为自己的儿子娶过来。遂排媒婆对兰父威逼利诱,兰父在矛盾中同意了这门亲事。花不忍父亲为难,含泪嫁入周家。五娃愤懑无奈,在花花的婚礼坐与周老财冲突起来。周老财失手将自己儿子打死,并迁怒于五娃,花花,想按当地风俗将花花害死与自己的儿子子举行冥婚。后媒婆良心发现愉放了花花二人,却又误将周老财的毒馒头赠与二人路上做于粮。远走他乡的路上花花吃了毒馒头,在不舍中含假死去,只剩下五娃对花花延续终生的怀恋。

  本剧充满浓郁的地方特色。在信天游苍凉悠远,如泣如诉的歌声中:在腰鼓舞忘我宣泄,激情爆发的身影里,展现着人物的悲欢离合,命运曲折,剧本情节丰满,起伏跌宕;事件安排轻重错落,铺陈充分。一场的喜,二场的美,三场的毁四场的灭。诠释了鲁迅先生悲剧就是把美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的定义,全剧结构以老年五娃的回忆贯穿始终。以五娃的几段现实生活场景为引子,依次引出剧本的四个段落,推动情节的发展。这种幕间过度的手法,最早出现在古希腊的戏剧舞台上,历史悠久,有说唱小戏等多种形式,大家比较熟悉的可能就是《茶馆》中的数来宝说书艺人,每个幕间寥寥几句,就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这段京味曲艺表演出浑然天成,堪称经典。同样,这种幕间小戏手法的运用也是表现上的一个亮点,通过几个生活片段,从时间上强化了对主人公之间的爱恋表现,并将全剧的场景内容和观众的注意力紧

在二人的爱情命运这条主线锦上添花,否则反而会将观众从“戏”中间离出来,尺度的把握考验着编,导演的功力。怎样在这像微小说似的小段表演中表现一个相对完整的独立内容,又能天衣无缝的嵌入整部戏中,道具起到了相当的作用。比如那盏记录岁月的老油灯,褪了色的的信物剪纸,解不尽思愁的酒碗,天天用的小烟袋,在人物心理刻画,情景表现,结构衔接上,都发挥着独特的作用。

   “兰”剧是舞剧,叙事完全依靠演员的形体表演,这种局限性,无疑增加了表演难度,如何把这个故事在有限的篇幅中说明讲透演精彩。此时,道具作为一种特殊的辅助手段,就发挥出独特的作用。

   全剧以五娃的又一个不眠之夜开场,一盏擦得程亮的老油灯,已经不知道陪伴了主人多少个这样的不眠之夜,灯台上一道道细密的擦痕,记录五娃心中的思念,春夏秋冬。天南地北,不变的只有五娃对花花的无限思念。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五娃终其一生不能忘怀。当五娃出怀中珍藏几十年的那张剪纸,记忆的窗口又打开了。

   序和第一场是全剧的一个铺垫,主要表现了陕北的地域特色,表现了黄土地上的人们,克服恶劣的自然环境,努力创造幸福生活的乐观不屈的精神。沿滔黄河水,烈烈高原风,荡涤出西北人雄浑奔放的性格,序幕中一圈包着白头巾的乡亲拿着,担着桶,背着柴,几个婆姨,持着柳条筐,说说笑笑地从顺上走来,这组道具完全依据生活原型,极度写实,勾勒出一幅真实浮朴的陕北乡村风情画卷,给全剧的现实主义基调打了一个扎扎实实的基础。随着一曲响彻天际的唢呐,一个喜气洋洋的小伙举着伞头,扭着秩歌,带着兴奋的队伍,社火表演开始了,作者选取当地民俗中最喜庆的活动,表现忙碌终年的人们,放下一年的辛劳困顿,尽情宣泄,祈愿来年丰收幸福的美好场面。用腰鼓舞,扇鼓舞,扇子舞,高跷,层层铺叠,步步递进,把喜庆的气氛推向沸点。表演中出现了几种带有独特陕北民俗特色的道具。腰鼓可以说是陕北民间歌舞最标志性的道具,表演中加入激情的腰鼓元素,可以瞬间把气氛推向高潮。富有极强的感染力。较之东北民风的外向,燥烈:西北人更多的是沉郁,厚朴,而一旦爆发又似有惊天之力。就像信天游低婉处九曲回肠,呕心泣血:奔放时苍凉高亢,响彻天地。这种性格的形成也与黄土高原作为华夏文明的发源地,早期汉文化中心的深厚文化积淀有关。为了强化这种厚重感,腰鼓绑带改平时浓艳的大红色,而改用深枣红色,更沉稳,更帖近陕北文化深厚,内敛的人文特色。演出实践也证明,这种在最基本的视觉元素上赋予内涵的小处理,确实在舞台画面中起到了加重视觉分量,增加精神厚度的作用。也暗合了本剧的悲剧主题。比起腰鼓的恢宏大气扇鼓和伞头是对道具更细致入微的运用。二者有更具体的地域和时间指征作用。扇鼓是延安附近专有的一种民俗乐器;而伞头的出现,才表示一年一度的社火大会开始,并把后面的不同舞段统摄在社火表演的主题里,同是乐器,编导在扇鼓舞中加入的一段技巧使这段舞蹈更活泼喜庆,让观众在腰鼓舞的震撼中调剂了一下情绪。下面的扇子舞进一步把观众从充满阳刚之气的男子舞中带出来,通过刚与柔,轻与重的对比,将陕北婆姨们美丽的质朴,内敛的奔放表现出来。期间穿的一组高跷表演,一下把舞台画面由平铺引向立体,让舞台画面更丰满好看。几段舞蹈的安排,对比错落,从内容到形式,把社火的喜庆和喜庆背后的文化表达的淋漓尽致。

   第二场,随着五娃与花花恋情的加深,沉浸在幸福中的五娃在哪个月亮高挂的晚上,终于和花花走到一起,连平时只知道吃草的小羊都来祝福他们,孩子们玩的布老虎也动了起来,为他们跳起快乐的舞蹈。没有烦恼,没有打扰,梦里的一切都这麽美好。比之第一场的写实,热烈。这一场是浪漫,抒情的。道具也夸张了起来,从色彩到造型,与舞美其他元素一起,营造出一个个唯美的画面。五娃是在花花给他的剪纸中走入那个属于他和花花的世界,那剪纸是花花专为他剪的,他不知道花花的手为什莫那么巧,那对鸳鸯真好看,好看到一辈子都看不够,陕北的剪纸是非常具有地域特色的符号,陕北的婆姨最浓的红色,朴素,率真的造型,来表现她们内心丰富的情感,向往和追求。“兰”剧中剪纸不仅是一件贯穿始终,连接回忆与现实的道具,还是舞美整体形象的一个元素,作为花花赠予五娃的信物,它不仅代表着花花对五娃的爱,也寄托着五姓对花花的怀念。在多个场次反复出现。这一场的基调是美,愿望的美,梦境的美,现实世界之上的美。然而“世上好事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一声鸡叫,打破了五娃的美梦。地主派的媒婆带着板英地主的钱袋来到了花花家的破富洞。这个小小的袋子改变了剧中所有人的命运,他是那末不起眼有一点点,但它又魔力无限,轻轻抖两下,就会让人心神不宁。因为——钱,这个撬动人性的字眼,它让地主心安理得的起了占有的欲念形,让媒婆千方百计把恩爱的人拆开:让兰父在纠结中许下这不般配的烟看缘:让花花在泪水中离开五娃:让还不懂事的地主儿子一命呜呼:更它说接让五娃在内心的煎熬中走完自己孤独的一生,它把人性中阴暗的一面外化,物化,让观众看清人物之间的矛盾关系。是一件象征意义的道具。这场中兰父只有两件道具:一支烟袋,一筐干玉米棒,他出场就是在自家窑洞前和女儿搓玉米粒,这个场景设计直接让人们看到一个常年辛劳,本份,又有些小精明的父亲形象。他不惜力,想多给女儿一些幸福。而当面临媒婆的威逼利诱,只会拿烟袋抽闷烟,又表现了淳朴木讷的一面。两件道具,加上演员的表演。把一个乡下父亲的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

   第三场,闹婚,经过了前面的铺垫,所有的矛盾冲突都在这一场爆发,不同的场景错落变换,不同的线索交叉推进,怎末来把这些说清楚?蒙太奇?同台多景?假定性?这是一个考验导演智慧的难题。最终,导演用二十条长凳解决了这个问题。在剧中凳子的不断组合变化代表了不同空间,不同演区,变化自然流畅,有条不素。充分利用了舞台假定性,这本是戏曲舞台的法宝,却被巧妙地用在舞剧里。此时,条凳既是道具,又是表现不同空间的布景材料,可以说,这一场里,条凳是特殊的演员,是不可或缺的演员。在这一场命运的底牌逐张掀开,每个人都在命运的述下,走向自己的宿命热间的婚礼变葬礼,人们散去,周老财只能看着儿子心爱的玩具,囚禁花花,吊打五娃都换不回儿子,那就让花花下去陪你吧。毒馒头,与其说是周老财,媒婆,不如说是命运,把毒馒头递到了花花手里。

   第四场,生活没有如果,生活是一场没有彩排的大戏,周老财死了,他自己去陪心爱的儿子了。花花经过那末多磨难与抗争,还是带着不舍与不甘去了。只剩下五娃,和那幅花花送给他的剪纸,在回忆的陪伴下,走下去,走下去。看着舞台上纷纷落下的剪纸,我不禁想,你是否也愿意走进这道具的世界,看着他们鲜活起来,听他们讲述故事背后的故事,一起品味这故事中的人生百味。

0人点赞
上一条:学习习近平总书记7.26在省部级主要领导重要讲话下一条:贯彻学习“ 两学一做” —赴东方博爱儿童福利院有感

Copyright © 2011 www.dfyanyi.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有限公司 京ICP备11003630号